Size尺码:什么时候,球鞋成了「政治工具」体育

/ SN体育 / 2019-07-10 07:50

  美国独立日刚刚过去没有几天,早前在Stock X上叫价2500美金的Nike Air Max 1 Independence Day就已经在eBay上攀升到了15000美金(合人民币103282.50元)的高价。这双在后跟处绣有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所创作的‘Besty Ross’国旗的Air Max 1,本意旨在致敬纪念对于美国民众意义非凡的独立日,但却因为‘Besty Ross’国旗所诞生的时期正逢美国非裔族群最为黑暗的历史——奴隶制度合法时期,冒犯到了一众非裔族群,同时,这面旗帜也经常被很多信奉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分子用到。最终,在Colin Kaepernick与Nike的协商下,Nike为避免对于Colin Kaepernick所代表的非裔族群的伤害,选择取消了这双球鞋的发售,这也成为了这双鞋在市场上价格飞速飙升的原因。

  这一次点名Nike的成了总统的儿子Donald Trump Jr。

  ?>早在2018年,Colin Kaepernick出演的Nike《Dream Crazy》广告就遭到了总统Donald Trump的‘点名批评’,由于广告所传达的内容在当时美国社会引发的争议,Nike的时值一度蒸发40亿美金,但是后来随着事件的良性发酵,更多的民众因为这部广告选择支持Nike,局面得到了扭转。而在本次Nike Air Max 1 Independence Day取消发售之后,Donald Trump的儿子Donald Trump Jr。在其个人社交网络上用一双以苏联国旗为设计元素的Roshe Run对Nike进行了嘲讽,其中的政治隐喻不言而喻。_

  Doug Ducey在独立日当天被拍到穿着Nike球鞋

  ?>以亚利桑那州长Doug Ducey为代表的人们则认为,这一做法是‘Nike对于当下政治正确的妥协’,Nike这一所谓‘不尊重美国历史’的做法引来了Doug Ducey 9条推文的炮轰,同时,Nike在亚利桑那州固特异建厂的计划也被Doug Ducey阻挠,即便这一工厂的成立会为当地带来超过500个全职工作岗位,Dough Ducey声称将取消Nike在固特异建设新工厂的100万美元的可自由支配的补助金。

  然而在这一番言论发表后两天,Dough Ducey就被看到在独立日当天穿着了Nike的产品,这一举动也遭到了支持Nike的民众们的嘲讽,雪上加霜的是,固特异市长Georgia Lord宣传当地政府将会延续早前与Nike达成的条件,换而言之,固特异市依旧欢迎Nike前来建厂。这100万能够换来Nike至少1.845亿的投资与百余个工作岗位,对于当地经济来说,这是相当大的促进。_

  由于Stock X的下架,这双鞋的二级市场价格变得更加离谱

  ? > 一双发售价仅为120美金的鞋子,现在在账面上攀升至15000美金后,背后还牵出了以百万计的巨额资金。从某种程度上看,球鞋再一次沦为了政治的工具,而翻看整个球鞋的历史,几乎从诞生时起,球鞋就被冠上了某种政治色彩。‘Out of The Box’鞋展策划人Elizabeth Semmelhack曾经对于球鞋有着这样的评价,‘在球鞋所拥有的近200年的历史里,球鞋已经与国家认同感、种族、阶级、犯罪建立起了联系,在社会与政治方面,总有一股力量将球鞋与这些事情连接起来,这也是让球鞋与其他鞋子不同的地方。’_

  《For Joggers and Muggers, the Trendy Sneaker。》

  ? >早在球鞋刚被发明出的19世纪,就被冠上了不是很正面的名声,当时的社会,除了从事网球、足球亦或是跑步的人会选择这种被称为‘Sneaker’的鞋子,另一些这些鞋子的受众则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抢劫犯、盗贼,甚至到了1979年,纽约时报还发表过一篇名为《For Joggers and Muggers, the Trendy Sneaker。》的文章,可见在那时,整个社会对于球鞋都有着相当大的负面看法。_

  Jesse Owens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夺冠场景

  ? >第一双被上升到爱国主义这样高度的球鞋,还是要数Converse经典的Chuck Taylor,在一战后,美国民众意识到了易碎的和平是那样的来之不易,政府鼓励民众锻炼身体,以防下一次战争的到来,于是Chuck Taylor成为了当时的国民用鞋,甚至还在后来被穿到了战场上,Converse就这样与爱国主义挂上了钩。当然在德国日本意大利也同样有着许多的人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也必然有着另一个相同的品牌出现。

  Adi Dassler在1924年创立了自己的制鞋公司,在1936年奥运会时,他暗地里联系到了非裔美籍Jesse Owens,后者在那一届奥运会大放异彩,不仅成功地帮助了Adi Dassler和他的公司,甚至还受到了纳粹党领袖Adolf Hitler的接见,然而在体育面前,Adolf Hitler并未对这位黑皮肤的运动员表现出敌意,在后来Jesse Owens的回忆中他说道,‘当时对我表现出不满的并不是Adolf Hitler,而是美国的时任总统Franklin Roosevelt。’_

  著名的‘Black Power Salute’事件

  ? >1968年奥运会,Tommie Smith和自己的队友John Carlos在200米赛事中分别获得金牌和铜牌的时候,二人脱下了自己脚上的PUMA Suede,穿着黑色的袜子,举起戴上黑手套的拳头,以抗议当时社会对于非裔美国人的不公正待遇,后来在他的自传《Silent Gesture》中,Tommie Smith坦言‘这并不是一次向黑人政权的致敬,而是对于人权的致敬’。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以及当天被脱下的PUMA Suede,成为了奥运会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带有政治意义的示威行为之一。他们脱下自己脚上的运动鞋,旨在让全世界人能够了解非裔于当时美国社会中贫穷的状况。_

  70年代时‘B-boy’们的球鞋选择已经相当多元化

  ? > 当篮球、街舞在70年代的纽约飞速流行起来时,这些本身多由有色人种参与的活动也进入到了当时的白人主流社会,而这些人脚上的球鞋亦不再是参与某项活动时的工具,而是一种表达族群文化的途径,球鞋史学家Bobbito Garcia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则是,‘最原始球鞋文化一下从小众变成了主流,在恶劣的经济环境下成长的有色人种小孩因此也得到了更多的注意。’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认为白人将这一在原本形成时属于有色人种的文化挪用到了自己身上,自此,球鞋再一次被蒙上了一层政治色彩。_

  ‘成也总统,败也总统’

  ? >而到了近几年,球鞋以及运动品牌愈发地在政治中被提及。Barack Obama所支持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因为这项协议会使得自己在国内的本土制造受到影响,作为目前唯一一家还在美国本土制造球鞋的运动品牌,New Balance每年在美国生产超过四百万双球鞋。New Balance看来是对于自己利益的损害,所以在Donald Trump竞选总统的时候,New Balance认为同样反对TPP的新总统会让自己的生意‘回到正轨’。言论一出,便引起了众多美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即便共和党中亦有很多政客对于这一协定持有反对态度,即便New Balance后来解释了自己并没有将任何政治立场掺杂在这件事中。_

  由于立场不同引发的代言人与CEO之战

  ? >与New Balance有过同样境遇的还有Under Armour,品牌CEO Kevin Plank原本是美国制造业委员会成员之一,这一委员会由一群大品牌的首席执行官组建而成,旨在为Donald Trump提供有关国内制造业计划的建议。因为这一身份,Kevin Plank甚至遭到了自己品牌代言人的不满。由于对于Donald Trump有着一些正面的评价(Real Asset),Under Armour的头号代言人Stephen Curry在公众场合对于Kevin Plank的言论进行了回击——‘我同意你的观点,前提是得去掉“et”这两个字母。’这一文字游戏很好地表达出了Curry的愤怒,同时也‘逼迫’Kevin Plank不得不离开了这一组织。_

  由此看来Nike Air Max 720首发配色可不仅仅是‘Y2K’这么简单

  ? >这样看来New Balance与Under Armour似乎都是在被动中惹上了政治麻烦,后来也采取了响应的措施来缓解因为政治引发的危机,因为他们并不想因此让自己的利益受损。与这二者不同,Nike则是想让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中为人们带来更好的鼓舞,饱受争议的广告《Dream Crazy》上线之后的几个月,Nike发布了一双颠覆品牌气垫设计历史的球鞋Air Max 720,在首发的一批配色上,鲜亮的色彩成为了消费者们眼中的焦点,Nike色彩设计副总裁Courtney Dailey对外界解释道,‘我们还是希望Air Max 720的配色设计能够为当下的年轻人们带来一些乐观主义的情绪,同时也希望年轻人们在鼓舞之中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_

  PUMA#REFORM中的三位精神领袖

  ? > 同样想通过品牌影响力与球鞋对于政治、社会做出一些影响的品牌还有PUMA,2018年,PUMA在亚特兰大举办了一场名为‘Reform To Drive Social Change ’的活动,PUMA品牌CEO Bjorn Gulden,PUMA全球市场总监Adam Petrick,说唱歌手Meek Mill,WNBA球员Skylar Diggins-Smith以及我们前文提到的Tommie Smith出席了这一活动,在各个领域的精英的号召、推动下,以品牌的影响力来帮助人们维护自己面对人权、正义以及性别等各个领域中的问题。

  同年,PUMA还发售了一双名为‘Peace on Earth’的Clyde Court以对抗枪支滥用的现象,每当一双鞋被售卖,PUMA都将捐献给Trayvon Martin基金会5美金作为支撑他们运动的基金。Adam Petrick对于球鞋文化、运动品牌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曾经说过,‘当球鞋文化愈发地与政治产生联结的时候,我们有责任去通过自身映射这种转变。我们想要将一些消费者感兴趣的事件、元素加入其中,因为归根结底,品牌不仅仅只是在做生意,更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世界带来一些正面的作用和能量。’_

  ? > 当服装、球鞋不仅仅只服务于人们的运动和穿着需求后,其背后的文化以及运动品牌之于社会乃至政治的关系亦非常值得我们去了解。回看整个球鞋发展的历史,球鞋、运动品牌与政治之间的联结,有过正面的案例,亦产生过负面的影响。究其原因,如我们签名所讲,这是球鞋的制造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一种无声的对话。每一双被装进鞋盒的球鞋都在默默地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而如果你不简简单单只将他当做一双服务双脚的工具,或许你也能听到这些声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