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枪王“死于”内讧 美国最牛社团杠得很硬核国际

/ SN国际 / 2019-03-15 12:44

  原标题:一代枪王“死于”内讧……美国这个最牛社团的“权力游戏”杠得很硬核

  特约撰稿人 杨震   

  新民晚报 王若弦

  它可以干预选举、影响国会,甚至左右宪法的解读;它将戈尔挡在了“总统大门”之外,让一向嚣张的特朗普“瑟瑟发抖”。而如今,由于美国频发的枪支暴力案件、内部领导层内讧、资金缩减等原因,这个有着147年悠久历史的组织面临内忧外患……

  美国最具权势的拥枪者组织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发生激烈的领导层争斗,结果导致该组织领导人奥利弗·诺思4月27日表示将不会连任。

诺思在4月27日宣布,他将不再担任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主席。

  

  诺思将于4月29日正式结束一年主席任期。但他没有出席26日在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开幕的枪协年会,而是在27日由协会副主席理查德·柴尔德里斯在年会上宣读声明。声明说:“我原本希望今天以当选连任全国步枪协会主席的身份和大家见面,现在这件事无法实现。”

  “信枪哥、赢选举”,步协有多牛?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成立于1871年,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推动狩猎、打靶射击以及枪支安全等。经过 100多年发展,逐渐演变为美国最有影响力、势力庞大、资金雄厚的民间游说集团。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形成根植于美国特殊的文化历史传统,它的存在与美国独特的枪文化、宪法第二条修正案紧密相关。

  美国长久以来所形成的独特的枪文化是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存在的社会文化基础,而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则是协会开展各项活动的法理依据。

  但是该协会的存在,一直在美国引发各种争议。

全国步枪协会大会上展出的枪支

  1934年,为了回应当时全国枪支法的相关讨论,步枪协会成立了立法事务司,之后“政治胜利基金”“美国长枪协会基金”等机构相继成立。

  《1968年枪支管制法》的出台,使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在政治议程上不断增加资源。

  1975年,该协会成立立法行动研究所,进行院外游说,积极参与政治活动。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协会会员人数达到100 万,80年代初达到200万,80 年代中期达到顶峰,超过300万;此后下降到1990年前后的250万;90年代中期又上升到约330万,到现在,已经拥有约500万会员。

  20 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主导了美国的“枪政治”。因此可以说,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单一利益集团的典型。

  “信枪哥、赢选举”,这是该组织卖力塑造的口碑。

  组织下属基金会有专门对政客的“评分指南”,越赞成拥枪评分就越高,自然也最可能获得该组织的支持。由于在位者具有现实权力和连任优势,该组织往往大力支持具有拥枪立场的在位政客。

  枪协每年投入巨额资金支持拥枪的总统或议员候选人、阻止控枪法案通过。

  它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胜出,枪协风光无限,但它准备说服共和党政府推动放宽控枪法令的计划因为一系列严重枪击事件受阻。这些事件的受害者包括校园中上课的学生、参加音乐会的游客,激起政界和民间呼吁限制平民持有枪支、尤其军用级别半自动化枪械的声浪。

  实际上,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与美国政府是一种双向互动关系。

  美国政府支持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发展,为其发展提供资金和政治上的支持,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又反过来影响美国政府。

  在竞争性的民主政治中,资本和权力往往相互勾结,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而普通公民的意见不是被操控就是被忽略。

  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演变与发展来看,在竞争性民主政治中,权力和资本联合起来的影响力之大,操控总统和国会议员的选举,甚至可以左右对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的解读。

  2000年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协会左右选举的例证。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支持控枪,从而失去中西部支持拥枪的支持者;步枪协会会员的小布什因为反对枪支管制,因此得到步枪协会的大力支持。

  2000年10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副总统戈尔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参加美国大选电视辩论。

  除了影响总统选举,步协还能干预大法官任命。每当总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时,协会都会调查候选人对持枪权的态度。

  这样的民主政治已经远远偏离了民主的本意,不再是人民分享国家主权、平等地参与和决定公共事务的政治制度。

  在美国权力体系中,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对美国的立法、行政机构以及司法机构都具有影响,其中对国会影响最大,在国会历次枪支立法的过程中,美国全国步枪协会都扮演了核心角色。

  内讧曝光,原因究竟为何?

  诺思现年74岁,担任过海军中校,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在里根政府时期,他违反禁运,出售武器给伊朗以筹集资金帮助中美洲民兵组织。

  1987年,在国会就该丑闻举行的电视联合听证会上,诺思承认他在用枪械换取资金的问题上向国会撒谎。

  诺思在听证会上采取了避免自证其罪的态度,对许多问题避而不答,但他也很“硬核”地承认撕碎了与当时有关的记录。在听证会和随后的审判中,他时而被描绘成帮助传播民主的爱国者,时而被描绘成向美国人民撒谎的伪军火商。最终,他因收受贿赂、向国会撒谎并毁坏政府财产而被判有罪。后又因为司法程序问题,免于牢狱之灾。

  作为越南老兵,他在军伍期间执行过多次反恐任务,从中东的贝鲁特到中南美洲,都留下过他执行任务的身影。从部队退役后,他还写过几部畅销的军事题材惊悚小说,详细描述了执行秘密任务的精锐部队取得的战绩。 

  作为坚定的保守派以及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诺思还在特朗普上台后,与黑水安保公司创始人普林斯一起向后者推销私人间谍网络计划,利用遍布全球的美国各类公司雇员收集情报、策反人员甚至实施暗杀。

  2018年5月,诺思被任命为全国步枪协会主席。颇具戏剧性的是,诺思如今的“死对头”、全国步枪协会首席执行官拉皮埃尔当时还称赞他是“捍卫美国自由的传奇勇士”“有天分的传播者”和“成熟的领袖”,没有“任何其他(比诺思)更好的人选”。

拉皮埃尔(左)和诺思(右)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内讧几个星期前开始曝光于世,起因是协会起诉长期合作伙伴阿克曼-麦奎因广告公司拒绝提供财务记录作为收费依据。

  这家公共关系企业多年运作枪协的媒体宣传事务,收入丰厚,仅2017年就让协会支出4000万美元。

  它与诺思签有100万美元的合同,让后者主持一档“步枪协会网络电视台”节目,部分协会成员认为这种合作有滥用资金和利益冲突嫌疑。

  诺思及其支持者曾希望借年会提出整顿协会内部财务管理制度、与公共关系机构的长期合作关系等争议议题,但部分董事会成员主张“家丑不可外扬”,以免主张严格管控枪支团体把它当做攻击枪协的把柄。

  然而,归根到底这还是一场权力斗争。

  担任全国步枪协会主席不到一年,诺思就与协会另一关键人物、首席执行官拉皮埃尔屡传不和。

  拉皮埃尔从1991年开始担任全国步枪协会首席执行官和副主席。英国《卫报》27日报道称,年薪100万美元的拉皮埃尔名义上从属全国步枪协会主席,但近30年的执行副主席经历,让他成为这个协会里的真正实权人物。

  而主席没有薪酬,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角色。

  报道称,拉皮埃尔26日致信全国步枪协会董事会成员,指控诺思管理财务不善并要求他下台。

  他在信中说,诺思此前威胁要给董事会写信,揭发拉皮埃尔性骚扰员工及在着装和差旅方面奢侈消费,并要求他辞职。拉皮埃尔称,诺思此举是对自己的羞辱和对全国步枪协会名誉的损害。

  从目前来看,是拉皮埃尔取得了这场权力斗争的胜利——想想也不奇怪,拉皮埃尔已经当了近30年的首席执行官,在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内部人脉深厚,而2018年才担任步枪协会主席的诺思显然根基还不深,双方斗法自然前者胜出——据说在听完诺思的“下台声明”后,参会成员大多保持沉默。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拉皮埃尔随后发言得到热烈响应,1000多名协会会员两次起立为他鼓掌。

  诺斯下台,步协未来何去何从? 

  上台不到一年的诺思匆匆挂冠而去,在他离去之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会是什么样?

  首先,步协的困境还将持续。

  目前的全国步枪协会处境不太妙,用内忧外患来形容也不夸张。

  公司财务记录显示,自从2016年全国步枪协会耗资3100万美元帮助特朗普竞选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财年,该机构亏损1700万美元,而2015年该协会还盈余3300万美元。

  有着147年历史的步协拥有大约500万成员,会员的会费以及各种捐赠是该协会的主要收入来源。

  虽然没有人知道这笔收入的具体数字,但该协会每年的预算额度高达2.5亿美元,堪称“全球最大的游说集团”。

  全国步枪协会收入锐减的原因主要是会员续费和捐款急剧减少。其中该协会的成员2017年续费1.28亿美元,而2016年为1.63亿美元。同期,捐款收入从1.25亿美元减少到9800万美元。

  《华盛顿邮报》27日称,美国全国步枪协会除了内忧,还有严重外患。

  2018年导致17人死亡的佛罗里达中学枪击案发生后,全国步枪协会面临来自美国企业、学生、活动人士和政治人物的强大压力。

  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校园枪击案,当地时间2018年3月24日,美国波特兰数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参加“为我们的生命游行” 运动,反对枪支暴力,呼吁控枪。

  此外,该协会最近还被好几件法律诉讼缠身。纽约检方还正在对全国步枪协会的税收优惠待遇进行调查。

  同时,全国步枪协会也面临着来自国会的压力,民主党议员曾致信拉皮埃尔,称他们对全国步枪协会人员与俄罗斯官员的密切关系日益警惕。

  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顽强生命力以及很强政治投机能力的利益集团,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可以预见的未来还将是美国政坛的一支重要力量。

  其次,该协会将会更坚定地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自从执政以来,一直是饱受争议。其大刀阔斧的改革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然而步协从总统竞选开始就一直支持特朗普,而后者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特朗普4月26日出席于印第安纳波利斯出席步枪协会年会,在演说中表示,将撤销美国《武器贸易条约》签署国的身份。

  当地时间2019年4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全国步枪协会聚会,他对支持者宣布,他将要求国会参院批准新议案,使美国退出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

  该条约在2014年12月生效,目的为寻求规范武器进入冲突地区,要求成员国纪录国际间的武器转移,同时禁止跨界运送任何可能用于侵犯人权或攻击平民的武器。

  当然,特朗普此时用“毁约”为其打气,既是投桃报李,也是为连任铺路。

  对此,步枪协会立法行动研究所执行主任克里斯·考克斯高兴地表示,“奥巴马和克里(前国务卿)曾意图迫使我们接受联合国权力下的国际枪支管制,但特朗普说,这不会在我眼下发生。”

  眼下,步协内讧导致其在公众眼中的形象更不堪,而特朗普却在此时表示对该机构的支持,可谓“雪中送炭”。

  为了摆脱危机,更为了在未来的政治博弈中获取更大利益,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将会更坚定地支持特朗普。

  实际上,在去年的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就遭遇了公共形象危机。沃尔玛在内的零售商宣布调整售枪政策;达美航空、美联航、租车公司Enterprise等商家也宣布解除与步枪协会的优惠合作计划。

  为了摆脱可能使其深陷困境的危机,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将会为改善其公共形象做出更多努力。

  法国著名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在批评美国的民主制度时曾提出这个国家常常在选择受托执政的人员方面犯错误。

  那么错误是由谁制造的呢?恐怕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这样的利益集团难辞其咎。